无错小说 > 其他小说 > 至尊龙婿 > 第1417章 亲手打破人设
    直升机在坚硬如铁的冰面降落,何英秀不待飞机停稳,便推门跳了下去,与飞行员道谢告别之后,便火速前往一点五公里之外的何家。

    此时,何家许多人已经早起。

    何家人的生活习惯,一直与现代社会有些不同,相反,与古人有着许多相似之处。

    比如,何家在生活习惯上,很少依赖现代科技,除了电话这种必备的东西之外,大部分何家人很少依赖手机、电脑以及网络。

    从十八岁到五十岁的这几代人,在何家是中流砥柱,无论男女,只要人在何家,就全部都在忙着练习武道,无论春夏秋冬,只要公鸡打鸣,所有人都会再一刻钟的时间内起床开始练功。

    如若没有什么特殊情况,他们一般保持六个小时左右的睡眠时间,其他时间大都用在练功上。

    其他已经停止修炼的老人,以及嫁过来的妇女,每天也都会很早起床做些家务,把整个家族操持的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不过今天何家虽然同样起得很早,不过却没有了青壮年练功的场景,所有人都在忙着收拾行李、整理家务,毕竟这一次是举家迁徙,就连家里的老人也要跟着离开,所以未来很长一段时间,这处何家大宅都要处于无人操持的半荒废境地,所以必须在走之前安顿妥当。

    何家的老爷子何宏盛一大早便穿戴整齐,他把自己最板正的一套唐装穿在身上,满头银发向后梳成背头,灰白的胡子也刻意打理了一番,虽然已经年过八十,但看着依旧风采不减当年。

    何宏盛一个人信步穿梭在何家大院的前庭后院,看着这套已有百年历史的老宅,心中难免有些不舍。

    他并非一个贪财之人,苏家许诺的二十亿人民币,对他唯一的诱惑,便是能让何家自此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可是,他心里也很清楚,自己已经耄耋之年,就算有一生习武的底子,想活到一百岁,也要看上天眷顾。

    所以,满打满算也就还有至多二十年的时间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钱财早就是身外之物,而且他对优渥的物质生活也没有任何兴趣,如果抛开何家的前途大计,他更希望能够在漠城安心养老直至入土。

    八十多岁还要带着家族南下拼搏,对他而言也并非是一件舒心的事儿。

    只是许多事情他也是身不由己,所以这一次只当是死之前再为何家燃尽最后仅剩的生命,而且他心里已经做好了死之前都不再回来的准备。

    这也并非何宏盛矫情悲观,而是他心里早已想过。

    苏家老爷子为什么这时候忽然让苏安顺跑过来求见,而且还抛出这么好的合作条件?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苏家现在遇到了强敌,迫切的需要何家来提升苏家在武力上的实力。

    所以,这二十亿虽然数据很大,但赚这钱肯定不会非常容易。

    搞不好,将来还有数不清的艰难困苦在等着何家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也不知此番带领何家南下,究竟是对是错。

    就在他惆怅不已的时候,一道熟悉的脚步声由远及近。

    他还没转过身,就已经猜出来的人八成就是自己的女儿何英秀。

    可是,转身之前,他又不禁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心中暗忖:“英秀的实力虽然不错,但对身体、气息的控制并没有这么好!从感觉上来看,此人的实力,应该比英秀高了不止一层!”

    “这人……会是谁呢?”

    一念至此,何宏盛的内心也不由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他忽然间一个转身,体内的内力已经自丹田提升到双手,以备需要时紧急出手。

    可是,当他回过身时才发现,迎面走来的人,确实就是自己的女儿,何英秀。

    此时的何英秀,看起来似乎与昨日离开时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但是,何宏盛仔细感觉之下,却觉得今日的何英秀,似乎与昨日大有不同!

    这种矛盾的感觉,就好像隔了一天去看同一潭水,看起来依旧是同样的大小、同样的古井不波。

    但今日却感觉,这同样一潭水,似乎比昨日深了许多许多!

    他下意识的问:“英秀,你……你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何英秀忙打断他的话,开口道:“爸,能私下跟您聊聊吗?”

    何英秀一开口,何宏盛立刻感觉到,自己这个女儿,对气息的控制确实精妙了许多,别看只是开口说一句话,但仅仅是何英秀说话时、对气息进行的不由自主的控制,就能看出她现在已经今非昔比。

    于是,他暂时压下心中的惊奇,急忙说道:“走,去我的书房!”

    何英秀跟在父亲身后,两人快步前往后院的书房。

    路上,刚好遇到何英秀的大哥何英全,何英全正要跟老爷子打招呼,忽然看到何英秀也跟在身边,惊讶不已的问:“英秀,爸昨天不是说你去胶东半岛了,什么时候回来的?!”

    何英秀赶紧回答:“大哥,我刚回来,有点事要跟爸沟通一下。”

    何英全的修为与何英秀相差不大,甚至稍稍逊色一些,所以他看不出何英秀身上的变化。

    他觉得,何英秀忽然杀回来,肯定跟爸爸答应苏家的合作有关。

    在他猜测,何英秀作为苏若离的亲妈,一定不愿何家继续与苏家合作,所以她急匆匆的回来,一定是为了阻拦这次合作。

    于是,他急忙开口道:“爸,距离出发就剩下几个小时了,咱们得抓紧时间准备,您那边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吗?要是没收拾好的话,我这就安排人过去给您帮忙!”

    何宏盛便道:“我收拾的差不多了,你先去忙吧,我跟英秀有些事要聊。”

    何英全忙道:“爸,您可千万别太久,苏家那边咱们可耽误不起,说好了十点钟出发,我估计七八点钟就得开始装车了。”

    何宏盛知道何英全这话里的意思,他就是怕自己跟女儿何英秀聊完之后会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何宏盛心里对女儿何英秀确实也很愧疚,但他同样也十分清楚,自己根本不可能改变主意,因为这对何家来说,意义重大,自己作为何家家主,不允许意气用事。

    于是他便对何英全说道:“你准备一下,还是按计划八点钟开始给行李物品装车,10点钟全家人准时出发。”

    何英全听到这话,顿时松了口气,笑着说道:“那行,爸,我这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何英秀在一旁没有说话,但也听出父亲和大哥对话中的一些微妙,无奈一笑,心中暗忖:“爸爸现在看来是坚定不移要跟苏家合作,他老人家向来言出必行,但恐怕再等十分钟之后,他就要亲手打破自己一言九鼎的人设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