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错小说 > 其他小说 > 这丞相夫人我不当了 > 第659章 659,注意点小命
    第659章659,注意点小命

    “堂下何人?”杜峰一拍惊堂木,走流程询问下方跪着的李中。

    “回大人,小人乃兵房小吏李中。”

    “状告何人?乃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回大人,小人状告靖安侯,告他买通小人为其掩盖其府中兵器用度损耗和更换一事。”

    那么大的铁矿,开采或许无人知,但是总要运走,而这就少不了一些暗箱操作了。

    而每个官员家中都可以养一定的府兵,以及拥有一定的兵器使用权,想要将一些兵器由暗转明,这也不失为一个洗白的好方法。

    “休要胡言,你可知你如此污蔑本候你会有何后果?”

    “自是知晓,不过小人有证据。”李中不慌不忙,说完后从怀里掏出了一大把纸张,一看就是很旧的那一种,立刻就朝着上方呈去。

    靖安侯死死地盯着那一堆纸,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才压制住自己上前去抢的冲动。

    证据自是要呈给知府的,当下就有衙役上前拿了那堆证据送到了杜峰的面前。

    杜峰接过,一一查看,看完之后欲言又止极其复杂地看了靖安侯一眼,后看向了那边从来就没说过话的叶子晋,“叶大人,这私挖铁矿的案子归你管,你看牵扯到了铁矿一事,你要不要看看?”

    叶子晋先是诧异了一下,随即应声,“自是要看,这事本官查了许久,如今终于有线索,若是能破案,定是要记上杜大人一功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叶子晋就朝着杜峰走去。

    事情演变到了这个地步,靖安侯要是还不知道杜峰跟叶子晋搅合到一起去,那这么些年的侯爷也是白做了。

    只是想凭借这么点事就扳倒他,是不是也太小看他了。

    叶子晋一番预览之后看向了靖安侯,“靖安侯,这你要怎么解释?若是靖安侯解释不了,那本官便要上报了,到时候靖安侯再想要解释可就得要跟陛下解释去了。”

    不提陛下还好,一提陛下,靖安侯就想到了前几日收到的来自京都的信,陛下身子越来越不好了,近来病情有恶化迹象,这之后是个什么景象还不得知呢,这个时候要是弄个从龙之功,让他在京都的地位可是稳稳的了。

    “随意的几张纸就想定本候的罪,是不是也太草率了?本候为官多年,得罪过人遭人陷害这事也不是没发生过。本候只想说杜大人跟叶大人可要查好了,别胡乱将这么大的帽子扣在本候的头上,污蔑朝廷命官的罪责想来两位也付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靖安侯说的有道理,本官也是有疑惑才喊靖安侯过来对峙一下,既然靖安侯这般说,那这事本官就更要好好查了,避免污蔑了靖安侯,落下承担不起的罪责。”

    叶子晋并没有追着不放,而是顺着靖安侯的话说了下去,却偏偏这样反倒是让靖安侯心中不安了起来,只感觉叶子晋怀着什么不好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既然靖安侯没有做,那靖安侯请回吧,李中则压去牢里,此事有待细细查探,退堂。”杜峰在这个时候直接言退堂,就如刚刚所言是走过过场,还真的就是走个过场。

    但越是这样,靖安侯心中越是不安。

    李中被带了下去,衙役们也散了开口,堂上肃然的气氛一下子就消散了。

    “本候等着杜大人给本候一个清白。”时局不明,靖安侯也不敢乱言,似恼怒地丢下这么一句,随后一甩袖便抬脚离开了。

    而靖安侯这一离开,堂上就剩叶子晋和杜峰两人了。

    杜锋知道,经此一事他就站在靖安侯的对立面了。

    “叶大人,这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杜大人按照流程来就是,有人报案杜大人查案,有什么不对吗?”比起杜峰的惶恐不安,叶子晋满面的不甚在意。

    见叶子晋这个模样,想想自己已经上了船,再纠结就没意思了,立刻应声道:“是,多谢叶大人提点。”

    “杜大人忙,本官还要去查案,就不叨唠了。”

    丢下一句,叶子晋便抬脚离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衙门外一侧的巷子里,一辆木制的普通马车停在那,此乃叶子晋的代步工具。

    出了衙门,叶子晋便踱步朝着一侧巷子里的马车走去。

    没走到跟前,叶子晋就感觉到了马车内有一道气息,那真的是不遮不掩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守在车边无任何异样的护卫夜安,叶子晋抬手掀开了车帘。

    掀开的瞬间,叶子晋便看到了车内不知何时过来的沈砚。

    叶子晋一跃便上了马车,“来都来了,怎么不进去?靖安侯那故作镇定的样子简直太好玩了,要是你在,准能把他气到破功。”

    “注意点小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果然是一句话就能气死人。

    “今日之事对靖安侯来说过于挑衅,他找不到源头,便会对你下手。”沈砚这也算是解释了。

    “不差这一次了。”叶子晋不甚在意,“我就在想他会不会动,只要他一动,我便能抓住把柄,不过话说回来,你如何断定是靖安侯所为?”

    “我不断定,试一试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那证据可是实实在在,靖安侯哪怕极力维持,我都见他见到李中时变了面色。”

    “伪造证据很难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人是杜峰揭发出来的,你当杜峰这些年知府白做的?不过是缺了一个理由和支持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这个,刚刚靖安侯又威胁杜峰了,他是不是忘了比起杜峰,他是个没实权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他忘了,是杜峰聪明,这么些年一直捧着他,捧到他忘了他自己其实是个没实权的。能做这么些年知府,不是谁都能做得了的,你要知道江州是大城,许多城市的纽带,经济实力不是一般的大,是个官都想来这里的一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倒是我疏忽了。”这句等同于赞同了,“不过要是靖安侯不动,我们可就白给他准备这么大场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逼他动就是,只要他一动就有破绽,一露破绽他就完了。”他靠的是上一世的记忆,可不是真的什么猜的,所以必中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