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错小说 > 其他小说 > 我家娘子不是妖 > 第261章 无头将军一案!
    阴云层层密布,整个东州城处于沉闷之中。

    到了傍晚,雨势不见停歇,反而越来越大,像一匹白练似地泻下来,在地上激起无数的箭头。

    春韵楼前,旖旎的莺燕之声依旧热闹。

    刚吃完花酒的知府杜辟武与一众胭脂女子告别后,晃着甸沉沉的臃胖肚子,在通判于丑丑的搀扶下走出门外。

    几名侍卫连忙撑起雨伞,遮在杜辟武的上方。

    “大人,慢点走。”

    于丑丑小心搀扶着处于半醉酒状态知府大人走下台阶,招手示意马车赶紧过来。

    此时知府大人脸上、脖子里布满了胭脂口红。

    那张脸在酒精的助力下涌着潮红,双眼半眯着,不时说着醉酒的话语,明显喝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今个儿朱雀大人去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杜辟武大着舌头问道。

    于丑丑笑道:“一直待在院子里没出去过,至于她的手下倒是不知道去什么地方查探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真不知道朝廷派这女人来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杜辟武嘟囔着,晃着身子冷讽道。“这东州若是没有我们,早就乱成一套了。还特么瞧不起我们,迟早惹事!”

    于丑丑陪着笑脸:“大人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马车来到了台阶前,冰冷的雨滴在车身上敲打出清晰脆亮的声音,溅出一粒粒水花。

    杜辟武继续扯着大舌头:“你那什么美男计差点把本官害惨,找什么不找,偏偏找来跟无名道士有牵连的蠢货。”

    于丑丑讪讪笑道:“下官也没想到李烟仁这么蠢。”

    “总之,以后就不必再弄什么弯弯道道的计谋了,就让那女人去查,查不出什么,到时候还不是灰溜溜的回去。”

    杜辟武抬脚踏在踩凳上,忽又想起什么,侧头说道。“不过该配合的还是要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下官明白,知道该怎么做。”于丑丑忙点头。

    正要扶着杜辟武上马车,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清晰的马蹄之声,在积成小洼的雨水里显得格外清脆。

    于丑丑眯着眼望去。

    却看到远处雨雾中一匹马缓缓行来。

    于道路正中。

    马背上隐约有一道人影,在暗色中显得朦胧不清。

    马车旁的侍卫也注意到了行走在道中的骑马人,厉声喝道:“往边上去,别挡道!”

    然而骑马之人似乎并未听见,依旧于路中缓缓行来。

    直到身影穿过层层雨幕,逐渐清晰之后,众人陡然愣住了,一丝丝冰冷的寒意从脚底窜起,直冲脊背,皆是呆滞一片。

    马是一匹骏马,体型高大。

    一身血红色。

    就像搽了血油似的,在雨水的沁润下显得格外明亮。

    乍一眼望去,仿佛是一滴滴殷红的血液,顺着脖颈上的鬃毛,一绺一绺有顺序地垂挂下来。

    配合暗沉的夜幕,格外的诡异神秘。

    马首戴着红色的铁甲面具。

    而骑在马背上人却才是最为恐怖的,因为此人没有头颅!

    身形魁梧,穿着一身艳红色盔甲。

    你很难分辨出是男或是女,他(她)就像是从雨幕中划出来的一抹凄艳的血,让你的灵魂不自觉颤栗。

    脖颈处断开而露出的血肉,很清晰直观的展现在众人眼中。

    甚至让人感觉,里面的血肉还在蠕动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于丑丑浑身颤栗,一张脸白得如墙上的白漆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呆呆站立着。

    哒!哒!哒!

    忽然,血红色的骏马开始加快了速度,铁蹄在雨泊中激起一朵朵凄艳的花,仿佛踩在一朵朵花上。

    这一刹那,天空中的雨势恍惚被凝滞了一般,变得极为缓慢。

    一串串雨珠像是被天空的云层给拽住。

    骏马仰天跃起。

    雄壮的身子割裂开一道道雨瀑,在众人视线中,无头将军挥起一支漆红色的方天戟。

    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异的味道,像是血腥味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被一层红雨所掩盖,灵魂仿佛被冻结了似的,身体不再属于自己,木讷的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银光闪过,骏马越过众人头顶。

    随着马蹄声逐渐远去,凝滞的雨滴恢复了正常,那种无形的磅礴压迫之感才一点一点从众人胸口褪去。

    一切都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知府杜辟武脸色惨白,早就已经醒酒了,腿肚子直打哆嗦。

    对还在搀扶着他的于丑丑颤声喊道:“还愣着做什么,快去召集府衙差役,还有东许营……”

    正说着,门口传来女人凄厉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杜辟武一愣,回头望去,见众人全都惊恐的看着他的身旁。

    杜辟武头皮发麻,慢慢转过头去看向另一侧,只见扶着他的于丑丑直挺挺的站着,头颅却消失不见了!

    清晨,暖暖的阳光在窗户上洒下点滴金黄色。

    陈牧睁开眼睛,打了个哈欠,将怀中的孟美妇抱紧了一些,轻咬着对方晶莹的耳垂:“醒了?”

    本打算继续装睡的孟言卿俏脸绯红,‘嗯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昨夜又是传授知识的一晚。

    原本陈牧打算好好给孟美妇上几课,结果在对方的一番口诛bi伐之下,退下阵来。

    好在最终陈牧还是稳操胜算。

    毕竟经验丰富。

    “后天我就要去东州了,我走后你好好照顾好自己,争取把自己喂的白白胖胖的。”

    陈牧手臂箍住女人的腰肢,将她侧身压在自己身上,嘴唇轻咬着女人的唇瓣,柔声说道。“该胖的地方不能给瘦了,该瘦的地方还得保持住,这几天也不是什么安全期,能怀个宝宝那就更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神情落寞的美妇听到‘宝宝’二字,雪腻晶莹的脸蛋顿时染上两团羞涩的红晕。

    虽然她有孩子,但毕竟不是亲生的。

    小萱儿倒还亲。

    至于阿伟……没啥可说的。

    如果能给陈牧怀一个,那是最好不过了,只是一想到自己都三十多岁了,内心不免有些黯然。

    孟言卿幽幽叹息道:“妾身不敢奢求太多,只希望在妾身年老色衰时,夫君莫要嫌弃,就已经很满足了。至于孩子,也应该是白妹子与夫君生。”

    “都生,你们都是我老婆,到时候你生七八个,娘子生十来个。”

    陈牧一脸捉狭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荒唐之语,孟美妇又好气又好笑,横了一眼:“夫君就会说笑,若真那样生,那岂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美妇终究没好意思说出口。

    陈牧在对方嫩娇的脸蛋上亲了几下,笑道:“你只管生,我只管养便是了,趁着时间还多,咱们现在就造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?”

    孟美妇神色一变,还未来得及哀求拒绝,对方便掀开了被子。

    直到正午时分,囊空如洗的陈牧才结束了授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巷内很幽静,道旁的树木洒落着枯黄的叶子,下过雨的泥泞小道上并没有多少人的脚印。

    陈牧来到一座小院前,敲了敲木门。

    很快,院门打开。

    开门的是一位中年妇人,相貌虽然普通,但气质清雅,看到陈牧后脸色微微一变,下意识便要关门。

    “我在牢房见过你夫君嵇无命了。”

    陈牧说道。

    妇人手臂一顿,看着他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这妇人正是嵇无命的妻子。

    按罪名来说,虽然嵇无命的妻女并没有参与抢夺‘天外之物’,但毕竟是家属,也要一并关押。

    不过陈牧在呈上卷宗时特意求情,太后也便没有追究。

    如今母女两居住在这座小院内。

    而且周围还有冥卫的人暗中保护兼监视。

    嵇夫人对于陈牧的拜访并不是很欢迎,毕竟是眼前这人将她的丈夫关押到了生死门。

    “能让我进去吗?”

    陈牧问道。

    嵇夫人犹豫了一下,侧开身子。

    进入屋内,陈牧看到了嵇无命的四岁女儿,扎着羊角辫的小丫头此刻正拿着一个布娃娃独自玩耍。

    “陈大人来是有什么案子要审问我们吗?”

    嵇夫人也没倒茶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陈牧淡淡道:“我跟嵇无命做了一个交易,我如果能治好他的女儿,那么他就会配合我执行一个计划。”

    神情冷淡的嵇夫人愣住了,目光狐疑的盯着陈牧:“治好我女儿?”

    陈牧轻声道:“我有办法,或许可以尝试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保证治好我女儿?”

    “五成把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嵇夫人眸里燃起了亮芒,紧接着又是质疑。“会不会伤害到我女儿?治疗需要多久?”

    陈牧实话实话:“都不敢保证。”

    嵇夫人沉默了。

    身为一个母亲,经历了很多次绝望和希望,内心深处已经不想看到女儿再受折磨。

    可如果能有一丝希望……

    她爱怜的看着可爱的小女儿,开口问道:“我夫君他同意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陈牧点头。

    嵇夫人内心挣扎少倾后,对陈牧说道:“妾身听夫君的,既然他愿意信任你,那我也信任你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陈牧松了口气,“我需要单独治疗。”

    “就现在吗?”

    “对,就现在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既然选择信任对方,嵇夫人也没犹豫,朝着小女儿招了招手,将她抱入怀中,柔声说道。“燕儿,这位大哥哥要治疗你的病,你乖乖听话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嗯,燕儿会听话的。”

    晶莹粉玉的小女孩认真点了点小脑袋。

    嵇夫人安排了一间较为僻静的小屋子,对陈牧说道:“我在外面守着,如果有什么需要,可以叫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陈牧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将房门关上,屋内陷入了一片安静,看着有些紧张怯然的小丫头,陈牧安稳道:“不用害怕,你到床上躺着就行。”

    或许是陈牧那张帅气俊朗的脸起了作用,小丫头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她眨巴着干净漂亮的大眼睛脆声问道:“大哥哥,你会治好我的病吗?爹爹曾经说过,我会好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会的。”

    不同于跟嵇夫人说话时的实诚,对小女孩陈牧却是一副承诺态度。

    他让小丫头躺在床榻上,认真嘱咐道:“从现在起闭上眼睛,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要睁开眼睛,明白吗?”

    毕竟‘天外之物’太过恐怖,会对小孩子会造成心理阴影。

    叫燕儿的女孩倒也听话,老老实实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陈牧深呼了口气,缓缓伸出手臂。

    随着意念召唤,皮肤下一根根针状的黑色物体如滚烫的开水沸腾不息。

    皮肤下渗出的黑色粘液越来越多,细化为一条条丝线,时而凝聚成一团,时而分散如伞……

    在陈牧的意念操作之下,一条细如发丝的黑液缓缓朝着小女孩靠近,可就在触碰对方手臂的时候,黑液又回来了,傲娇的它似乎对俯身于小女孩并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陈牧皱了皱眉,干脆抓住小女孩的胳膊。

    在他的强力催动下,一片片粘状黑液漫过他的手腕、手背、指尖……开始缠绕在小女孩的手臂上。

    刚开始,黑液开始退缩。

    但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,终于有天外之物开始渗入小女孩的皮肤,一点一点的蔓延而去。

    燕儿眼皮微微颤抖,虽然恐惧,但始终听从陈牧的话语没有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轰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一团碾压炸开如黑雾一般笼罩在陈牧身上。

    这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异象!

    未等他回神,陈牧脑海中一阵极致的眩晕袭来,脑袋仿佛要炸开似的,眼前黑雾化为一团旋涡将他生生拉扯进去!

    陈牧抱着脑袋,头痛欲裂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剧烈的疼痛才一点点褪去,可当他睁开眼睛时,却发现四周黑雾雾的一片,不知身处何处。

    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烧焦的气息。

    雾气之中,不时有灰渣漂浮,带着丝丝灼热。

    很快陈牧看到一团黑色的线状粘液在地上缓缓蠕动,然后一点一点的变幻,化为一个人形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人的轮廓,分辨不出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是天外之物?”

    陈牧皱起眉头,忍不住开口问道。“你为什么会附在我身上?”

    天外之物并未回答。

    就这么盯着他。

    陈牧仔细打量着对方,准备继续询问,可刚要开口,他猛地察觉到了什么,低头望去,然后整个人彻底懵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也是一团黑液!

    陈牧僵在原地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化为人形的天外之物朝他走来,就好像是自己在走向自己,然后粘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在做梦?

    陈牧脑中一片迷茫。

    忽然,天空中一阵隆隆之声由远而近。

    像有一万个铁球在洋铁板上滚动。

    刹那间,一道辉亮的闪电宛若巨人的刀光陡然冲破了层层黑暗,寒人肝胆,摄人灵魂。

    狠狠的劈在陈牧的头上!

    陈牧惨叫一声,只觉三魂七魄全部消散,生生撕裂而开,然后陷入了昏迷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