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错小说 > 其他小说 > 覆殷商 > 第六百四十九章 修炼集训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书博网

    南山祭所,藏在最深处的一个隐秘洞穴里,端坐着十几个形貌怪异之人,都闭目凝神,一动不动,仿佛在沉睡一般。

    聂伤坐在洞穴正中的高台上,神情凝重,目光炯炯,审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激发了玄鸟感应,持续感知众人的气息,观察众人的表情。时不时的对身边的貘先知小声嘱咐,或者和大史、蛇人虬丁等巫师低声议论,再给其他巫师发出指示。

    七八个巫师围在他们身边,听到指令后,紧急商议一番后,立刻就有人到某个冥思之人的耳边絮絮低语。还有人迅速闭上眼睛进入梦中,将调整方案在梦境中告诉冥思之人。

    一圈火盆噼啪燃烧着,巨大的洞安静又嘈杂,紧张又有序。

    一股股微不可闻的奇异声音沙沙作响,如同轻柔的海浪拍打沙滩,又如吹拂的春风,一拨一拨在洞中响起,却又看不见水浪,也感觉不到空气流动。

    那是众人身上散发的能量波动!

    这里正在进行的,是新式修炼方法集训班,耆国的每一个异人都会分批接受培训,并且尝试以新方法进行修炼。

    培训班有聂伤的监控,有巫师和大能宾客做技术顾问,还有貘先知提供幻境、模拟场景。

    众异人在修炼过程一旦出现异常,就会被聂伤和貘先知及时发现,并有巫师们现场给出纠正办法,最大程度降低了风险。

    此外,在休息时,集训班还要进行总结发言,大家可以畅所欲言,互相讨论,毫不藏私的交流经验,给所有人都提供了宝贵的参考。

    祭所将这些经验进行了提炼,制定出了一整套科学可行的修炼方法,不断增减修订,使之更加完善。

    异人和巫师们需要的各种物资,整个耆国都会竭力供应。他们只要轮班值守,其他事务都暂时放到一边,全心全意进行修炼,效率大大提升。

    总之,这是个前所未有的集训班,是凡人智慧的结晶!比之其他神灵派系,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能得到最大的支持,最公平的修炼资源。

    耆国的绝大部分异人都是水平差不多的低劣血脉,改造时间也相差无几。大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,最后能够取得多大成就,就看个人的天分和努力了。

    “侯主,这里的人已经有经验了,这几日的状态都很平稳,你歇歇吧,我们看着就行。”

    大史见聂伤面有倦容,轻声劝道:“你连续大半个月,每天要都要动用六七个时辰的神念不停扫描,肯定很累了。”

    聂伤揉了揉太阳穴,摇头说道:“的确很累,我感觉头脑发胀,精力有些不济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现在众人正在转换血脉的最关键的时刻,稍一不慎就会出大问题。我还能坚持好几天,万万不能放松,否则就有可能功亏一篑!”

    “而且神念也需要锻炼,用的越多,神念就越强,越灵敏,所及范围也越广。我有种预感,在神念被榨干的时候,如果我还能凭意志坚持下去,将全部潜力都激发出来,我的神念可能会突破限制,再次升华!”

    他扭头看向大史,笑道:“所以,我想试一试,大史就不要劝了。”

    “侯主意志坚如磐石,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功。”

    大史奉承一句,不再多言,看着洞内修炼之人,又叹道:“唉,可惜我年纪大了,异种血脉又太稀少,不然的话,老头子我也想加入他们,修炼成神!”

    聂伤看了他一会,认真说道:“大史,异血会透支人的生命力,越是高级的血脉,对人的冲击越猛烈,在没有彻底融合之前,反而会消耗大量寿命。这种程度已经是突破成神的前期了,低劣血脉至少也得二三十年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都是年轻人,几个老的也已经彻底融合了血脉,他们耗得起,你的年龄却太大了,承受不起血脉之力。你的身子骨还结实,还能陪我一些年,我不想看见你被血脉之力耗尽生命死在我面前。”

    大史捋着白须,轻松笑道:“我晓得,呵呵,只是羡慕而已。”

    聂伤诚挚的说道:“我记得你和很多人的功劳,不会忘了你们的,还有女秧也需要改造血脉。我会想办法,让你们也能得到异能之力,最重要的是,长寿!”

    他看向另外一边的蛇人虬丁,说道:“河神刚送来了一份精血,他寿命悠长,精血中生命力充沛。我让虬丁大祭研究此血,研制出能延长寿命的威力削弱版诲蛊来,就可以给你使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侯主记得我,我就心满意足了,河神精血宝贵,用在我身上也是浪费,还是用在更有意义的地方吧。”

    大史摆了下手,面色有些萧索。

    虬丁裂开蛇口,微微一笑道:“大史,只是让你增加寿命而已,河神精血漏出一点神力,就够你活三五十年了,并不影响精血之力。不过你毕竟太老了,不可能再有异能了,而且只能使用一次,用完之后,天神也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,真的吗?”

    大史眼中冒出惊喜之光,一下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他把胡子都捋了下来也没有感觉,激动自语道:“够了够了,我今年七十一,再加三五十年,啧啧啧,至少一百岁!够了,完全足够了!”

    他瞪着虬丁,故作威严道:“虬丁,你可要认真配制诲蛊,老夫多当几年大史,就能多照顾你几年,换做其他人,哼哼,可不一定有我这么好!”

    虬丁失笑,躬身回道:“谨遵大史之命!”

    “虬丁大祭,大史可没有开玩笑,他心眼很小的。”

    聂伤也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呃!”

    三人一起笑了起来,差点惊动修炼之人,急忙捂嘴闭口。

    大史压下笑意,撸起袖子说道:“既然老头子我还能活那么久,我就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,很多长期计划也可以实施了!”

    聂伤点点头,说道:“长期计划和短期计划都要有。对了,众人的修炼进度,你们统计的如何?”

    大史闻言,忙回过头去,从巫师助手手中接过一个记录本,一边翻动一边说道:“计有突破期宾客三人,鸹神,虫二和洛望子。”

    “以侯主设定的标准计算,鸹神进化程度百分之九十七,虫二进度百分之九十五,洛望子进度百分之九十一。”

    “三人随时都可以突破,但是越到后面进度越慢,只有积累还不够,还需要特殊条件将血脉之力引爆才行。每个人的突破条件都是独特的,或是某种感悟,某种感情,某些记忆,外人帮不了他们,只能靠自己顿悟。”

    “唉,顿悟实在太难了,已经半个多月了,他们都没有悟到一丝。”

    聂伤叹了口气,惆怅道:“势可蓄,不可久,他们的巅峰状态不会持续太久。再过半个月还不突破的话,等气势回落下去,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再有机会成神了。”

    大史却很有信心,说道:“他们三个老家伙的积累都溢出了,至今未能成神,可见资质真的不怎么样,如果单靠自己,他们绝不可能成神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有了侯主指导,还有貘先知的模拟幻境,让他们可以在虚幻中经历无数种场景,等于给了他们无数次突破的机会。一天就能尝试十几种场景,我相信,他们最终一定会遇到触动内心的那个场景的。”

    聂伤微微点头,道:“有理。梦境时间流速非常快,将他们的一生都过一遍,我就不相信找不到那个突破口!”

    “嗯,不过太辛苦貘先知了。”

    大史瞅了眼身前的貘先知,低下头看了看记录本,说道:“貘先知,进度百分之八十二,还在积累期。貘先知的年岁也不比三人小,不知为何积累远不如三人,可能是血脉纯度不如三人吧。”

    聂伤想了想,说道:“不对,貘先知的情况特殊,不能以妖力积累程度为标准。她的一身实力,全在梦魇幻术上,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,应该以梦魇术的强弱,而非妖力来判定她的进度。”

    大史思索道:“有道理,不过,我们可以测定妖力和巫力,却无法计量梦魇术的强弱。若是这样,貘先知的进度就无法监控了,只能她自己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密切感知她的梦魇术波动情况。”

    聂伤用神念轻轻触碰貘先知,唤醒她的一部分神思,问道:“先知,你疲惫否,可要休息?”

    貘先知闭着眼睛说道:“你们的对话,我都听到了。可能我的突破方向就在梦魇术上了,我也会关注自己的状态,有了问题会及时通知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累,和你释放神念一样,长时间施展梦魇术,也有锻炼之效。这些日子,我的梦魇术有了长足进步,现在却停止了,可能也在蓄势突破吧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就好。”

    聂伤断开连接,示意大史继续说。

    大史看着记录本,说道:“接下来是……芦夫人!”

    他扭头看向一边静坐的美丽少妇,低声说道:“芦夫人的情况很奇怪,巫力波动剧烈,有时能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,有时又低落到百分之五六十,不过大部分时间都在百分之七十上下。”

    聂伤知道芦夫人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她的灵魂数次更换身体,每次都会遗失一下本性,增添一些新的记忆。而且最近又勇敢舍弃了本性,选择了这一世的芦夫人身份,割舍了主体之后,神魂很不稳定。

    她转生巫术,使用的是灵魂之力,能将大部分力量在短时间内附在灵魂之上,再转移到新的身体里,同时也会散失一部分。

    屡世积累,又数番弥散,使她数百年来的修行成果不能累积,实力增长十分有限,不然的话,有可能早就成神了。

    在她的残留本性显现时,灵魂波动十分强大,进化程度能高突破百分之九十,待恢复了芦夫人的性格后,又处在六七十的低水平上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她的实力依旧远超耆国的一众新晋异人,只在四个老怪物之下。

    “对于芦夫人,要密切关注她的心态。”

    大史也知道芦夫人的灵魂之力,聂伤没有再提,只是嘱咐道:“她的性子软弱,不好胜,这对修行没有好处。找一个懂女人心思的女巫师来,专门照看她,时时激励她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大史应了一声,扫了一眼记录本,合上说道:“其他人,进度都在百分之三十以下。只有两只战兽和洛望子的鬼儿子较高,宿鼠妖胖咕咕,百分之五十七,鬼儿子四十二,犬妖星炭,百分之三十三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丹熏山三巫行刺侯主时,星炭担心你的安危,强行化妖,又食用了有赤龙和邪神血脉的食龙子。导致妖力不稳,又陷入沉眠了,不过妖力在持续猛涨。我们估计,等它稳定下来,能达到百分之五十以上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星炭运气不错,才活了九岁就化妖了,还进展如此之快,它如果……”

    聂伤正说着,面色猛然一变,一下盯住一个角落,忙问貘先知:“先知,看看虫二那厮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他目光如炬,紧盯着挤在石头缝里扭动身子的虫二,怒道:“这鸟虫人,我警告过他好几次了,不要激进,再这样下去,他会死的!”

    “稍等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警告过他了。”

    貘先知闭着眼睛说话,忽然眉头一皱,也露出怒色叫道:“这死虫子,说他正爽着呢,让我不要多管闲事。呸,混蛋东西,去死吧,我不管你了!”

    “死虫二,别人都好好配合,就你给我不停添乱!”

    聂伤瞅着虫二一脸欲a仙a欲a死的表情,喷出一口浊气,对貘先知道:“让我到他梦里去。”

    貘先知不敢违逆,一声没吭,聂伤放开神思让她抓住,一下就进入了一个陌生环境中。

    “咦,好清静的地方,这绝不可能是虫二的住处。”

    聂伤打量了一下四周,原来是一处极其雅致的洞府。

    空谷幽兰,芳草玉树,泉水淙淙,满鼻芬芳,就是不见人和生活痕迹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位神灵的家呢?”

    他托颐沉思了一番,心中已然有了答案,微笑自语:“呵呵,这老虫子,原来惦记着旧情人呢。”

    (感谢书友:你们名字太长像我这样刚好,的打赏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