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错小说 > 其他小说 > 仙朝 > 第五百五十六章 朕只认苏宿
    看着这个老人,所有人都开始猜测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那些年轻的修行者,自然而然是不会知道这个老人是谁的,反倒是那些宗门的负责人,认出了那人。

    “长渊真人。”雾清真人喃喃开口,认出了这位老人。

    归剑阁上一任的阁主是古道真人,而上上任掌教便是古道真人的师叔长钰真人,而这位长渊真人,便是长钰真人的师弟,自然也是古道真人的师叔。

    其实关于这位长渊真人的故事,很多年前,修行界里还一直在流传,他本是一位天赋极高的剑修,在修行路上走得极快,深得当时归剑阁的阁主喜欢,只是他性子太过暴躁,动不动便要杀人,而且他也是那一代里最小的一位弟子,太过年轻,这在那位掌教看来,不是个好的继承人,因此后来便传位给了长钰真人。

    长钰真人当上归剑阁阁主之后,对自己这个小师弟也是多加教导,希望他能够抛开那些好杀之心,能够修身养性,却没成功。

    长钰真人一生并没弟子,在修行之时出现了岔子,在重伤垂危的时候,便传位给了师侄古道真人。

    当初因为这阁主之争,古道真人和长渊真人还爆发过冲突,波及到了整个归剑阁。

    之后长渊真人远走,古道真人才算是坐稳了这个阁主之位。

    过了这么多年,许多人早就忘记了当年的事情,能够记起的人也不愿意再提起,可谁能想到,就在古道真人死去,苏宿要继任归剑阁阁主的时候,长渊真人回来了。

    依着他的辈分和境界,很快便将归剑阁掌控。

    苏宿和吴清水在内的一众人反抗过,但是无果,因为长渊真人太过强大。

    好在他们之前便发出了请柬,即位大典已经改变不了,才留下了一抹转机。

    可他毕竟是古道真人的师叔,苏宿的师叔祖,如今再来抢阁主之位,怎么都说不过去,因此应山石就被推了出来。

    应山石一直都有野心。

    而长渊真人很明显的,便是在利用这个人。

    这是毫无疑问的。

    但不管如何说,能够当上阁主,应山石便很愿意。

    因此才有了今日之事。

    长渊真人扫视在场众人,面无表情说道:“阁主之位已定,诸位请回。”

    他显然是想要一锤定音。

    但肯定不会有人愿意的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,会有不买账的。

    很多人的目光,再一次放到了顾泯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反对!”

    又是很出人意料,这次开口的,不是顾泯,而是知禅。

    这位忘尘寺如今的高僧,当初也是闪耀世间的少年,因为顾泯和梁照太过耀眼,其实很多人会忘记知禅和尚其实和他们也是同代修行者。

    这位俊美的僧人,看向长渊真人,双手合十,轻声道:“不管如何,长渊真人总得让苏道友出来说明事情,而不该一言而决,苏道友于天下有功,若是受了什么委屈,天下人都不会答应的。”他这番话说得很有道理,而且要求也不过分,想来不管是谁,都没有可能说出什么拒绝的话来。

    但长渊真人只是冷冷看着他。

    仿佛对忘尘寺,他也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知禅道友此话有道理,不管如何,总要让苏道友出来解释一番。”

    这次说话的是人,戴着一个草帽,很多人认出他,这人也是和顾泯他们同代的修行者,当初的南陵天才,谢顶。

    当然,他很多年前,便已经是一派之长了。

    虽说这些年他名声不显,但并非是被人遗忘了,而是刻苦修行,境界极为不俗。

    有这两人说话,气氛再度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长渊真人还是漠然道:“这是归剑阁自己的事情,轮不到两位来指指点点。”

    谢道:“这并非我们的意思,而是天下人的意愿,既然长渊真人觉得我二人人微言轻,我们便只好请陛下来评评理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话,所有人便都看向顾泯。

    顾泯是大楚皇帝,是天下共主,不管怎么看,都有评理的资格。

    天下都是他的,何况一个归剑阁。

    所以在知禅说话之后,许多人便都跟着附和,“请陛下出面评理!”

    四海之乱中,顾泯在四海外鏖战,已经积累起来了极大的名望,后来又在明月楼杀人,更是让人明白,他的强大,早就不能被忽视了。

    他是真正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如果要给大人物分一分等级。

    那么他会是最重要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着他。

    顾泯看向了长渊真人。

    这两人,至少相差数百岁。

    仿佛是两个时代的人。

    长渊真人脸色微变,但总体上,还是不愿意服软。

    顾泯开口道:“长渊真人请让苏道友出面解释原委。”

    顾泯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帝王之声,凌驾世间,无比从容,却又无比霸道。

    知禅听着这话,笑了起来,顾泯说请,但实际上是要。

    他要苏宿出来,要你把阁主之位让出来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的要求。

    很霸道。

    有些不讲道理。

    可没什么关系,因为他可以霸道和不讲道理。

    但实际上,这个事情,是对方先不讲道理。

    长渊真人沉默了一会儿,还是生硬说道:“老夫要是不愿意呢?”

    在这世上,如今敢用这个语气和顾泯说话的人,只怕不会超过两人。

    白玉尘算一位,另外一位,其实不是什么绝顶强者,而是苏宿。

    只有这个家伙,才能没心没肺的说出这些话来。

    当然了,也只有顾泯才不会在意。

    他和苏宿指间的情谊,早就超越了普通朋友的范畴,他们是真正的兄弟。

    顾泯沉默了一会儿,仿佛在想该怎么说话。

    人们也很想知道,这位年轻的皇帝,之后会怎么开口,是温和的再次请求,还是威胁的开口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现在的事情已经不止是要不要苏宿出来,更是关乎着大楚皇帝的威严了。

    谁能挑衅这位天下共主?

    谁又能挑衅了这位天下共主,而不受到雷霆之怒。

    帝王一怒,流血漂橹。

    何况是这样的帝王。

    顾泯平静道:“这是朕的旨意。”

    旨意?

    什么是旨意?

    知禅有些意外,但瞬间又了然。

    旨意就是,你要听。

    不管旨意是什么,你听就好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听。

    那就是死。

    天底下有多少人能够违抗如今大楚皇帝的圣旨?

    只怕说来说去,也没有几个。

    周州就坐在顾泯身侧,听着小师叔这番话,觉得好霸道,而郁朝更是感觉热血沸腾,简暮一双眼睛里,都是倾慕。

    他们的小师叔,真的超级厉害!

    而且还好是他们的小师叔,而不是别人的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倒是好狂妄的口气,你觉得这里是你的郢都吗?!”

    短暂的寂静之后,有人打破了平静,让这里不至于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长渊真人当年便是个火爆脾气,如今年纪渐长,虽说收敛了许多,但是一个人,要改变,又能怎么改变呢?

    听到这话,他瞬间便怒了。

    顾泯没有动怒,他只是看着长渊真人,他本来就坐在高处,此刻看着他,就像是一个帝王看着自己臣子一般。

    那个眼神里,只有漠然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没有什么别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这里不是郢都,但却是大楚的疆域之内。”

    说来说去,还是那句话。

    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莫非王臣。

    顾泯站了起来,淡然道:“请柬上说阁主是苏宿,如果他不想当,便出来说一说,若是你们想要抢他的阁主之位,那朕便杀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顾泯很平静说了最后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朕这一生,没有什么朋友,但就是这寥寥无几的朋友里,苏宿是最重要的一个。”

    他这是宣告。

    在告诉整个世间。

    不管是谁,都不能对不起他的朋友苏宿。

    他只认苏宿。

    别的,一概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