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错小说 > 其他小说 > 御九天 > 第五百三十四章 又是姓王的
    空中有十几波音浪层层叠叠的朝着鲲鳞笔直的轰下。

    看似是垂直的音波冲击,可在冲击的途中,那原本笔直的音波却已经开始不规则的扭曲起来,化为各种形状,冲在最前面的那层音波,此时直接化为了数十个砂锅大的透明拳头,呼啸破风、冲速惊人!

    鲲鳞刚从冥想中惊醒,仓促间来不及细想,血脉之力本能运转,一身密密麻麻的鳞片从他皮肤底下冒起,顷刻间覆盖全身。

    鲲鳞天甲!

    砰砰砰砰~~

    甲胄刚刚上身,音拳已到,鲲鳞身上的甲胄瞬间就被砸出了十几个拳头大小的凹坑,破裂的碎鳞片飞溅,人虽然勉强站住,但一口老血涌上喉咙,整张脸已经涨的通红。而那些范围下打空的音拳,却是在那坚硬无比的地面上都生生留下了十几处拳痕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鲲鳞喘上一口气,第二层音波已到,那是漫天的利剑,尖锐的音波汇聚成了成片的剑状,宛若万剑齐发般朝着鲲鳞直插而来。

    空中四处都是空裂的痕迹,连空间都被这恐怖的超速音剑隐隐撕裂,声势惊人。

    鲲鳞双掌一翻,一颗蓝色的晶球凭空出现在他手上。

    哗~~

    强横的力量从那蓝色水晶球中涌出,在瞬间化为了一只水流状的大鱼,盘旋在鲲鳞身周,瞬间形成了一个钟罩般的奇异水盾,这是奥术水盾?

    空中的音波攻击此时已经射到,那水盾看起来完全没有奥术水盾应有的风采,非但无法阻止那些音波形成的利剑分毫,且只在接触的瞬间就已如入无人之地般直接射透了进去,仿佛毫无作用。

    可神奇的是,里面的鲲鳞却完全没有受到任何攻击的样子,在水盾中连半点音波的影子都看不着。

    把攻击吸收掉了?不对。

    老王的眸子一凝,有一些魂盾是可以吸收掉攻击来的能量,比如温妮的噬灵盾,可但凡是这类吸收能量的魂盾,吸收来的能量必然会带动魂盾的变化,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变大,达到极限时会被撑破,可鲲鳞这水盾在无声无息的承受、‘吞没’了攻击之后,却是没有半点变化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挪天珠。”苍穹上方鲲古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赞叹,也带着一丝回忆:“好久不见的回忆……”

    老王明白了,水盾不过只是哄人的,真正的威力在鲲鳞那颗水晶球上。

    魂器——挪天换地!鲲鳞身上的宝贝还真是多啊,难怪当日可以在班尼塞斯号被围攻时,毫发无损的溜走,想必就是因为有这宝物的关系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空间转移,水晶球本身就是一个空间类的魂器,那是鲲族的至宝挪天珠!在龙级强者的手里,连天都可以挪走,何况区区几道音波攻击?

    只是,使用挪天珠基本要求就得是鬼巅,鲲鳞不过鬼中而已,能撑开这么几秒怕是已经很极限了。

    果然,一层音波攻击,不过一两秒钟,空中飞射的音剑被转移了个无影无踪,而挪天珠所凝结的那水盾外形也已经开始发颤,仿佛岌岌可危、随时将要崩塌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不够。”苍穹上的声音淡淡的点评,而与此同时,第三层音波的攻击已到。

    这次不再是拳头、也不再是飞剑,而是无数穿着甲胄的枯骨战士,足足上百个!

    它们狰狞的张开着骷嘴,露出雪白的牙齿,手中持着各种刀枪剑戟之类的锋利魂兵,狰狞着、呼啸着朝鲲鳞冲杀而来,明明只是一道道声波聚形,可每一尊音波枯骨都带着强横的威压,却就像是有上百个鬼巅同时在向他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此时鲲鳞的额头上青筋暴现,即便有王峰刚才给的那瓶魔药恢复,可勉强使用挪天珠却已经让他的力量再次见底,但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,如果没有‘挪天换地’的水盾,他怕是连随便一道音波都扛不住。

    绝不能断开力量供给,一定要顶住!

    强烈的求生欲让鲲鳞身周那不断颤抖的水盾终于又稍稍稳定了一分,而也就在此时……

    噗噗噗噗~~

    音波鬼兵冲进了水盾的防护范围,一个接一个的冲进、被吞没。

    顶住了!

    鲲鳞眼前一亮,可下一秒涌起的就是绝望。

    前两层音波只是开胃菜,这第三层以后的音波鬼兵才是攻击的主体,虽是被挪天换地的水盾不断吞没,可却层层叠叠而来,悍不畏死、无穷无尽!

    轰轰轰轰!

    挪天换地的水盾此时已经从之前的圆柱体转化为了宽大的盾形,但却仍旧是被那不断冲击而来的音波鬼兵给震得嗡嗡作响、晃颤不已。

    挪天珠要维持,疯狂的汲取着鲲鳞的血脉和力量,此时的鲲鳞目眦欲裂,全身的血管青筋都已经暴凸了出来,身上的鲲纹却是越来越淡化,甚至开始变得透明、要隐没。

    这透支的就已经不止是他的力量了,而是鲲鳞的生命和灵魂中作为鲲族的印记。

    苍穹顶上此时传来了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能拥有挪天珠,这小家伙在鲲族的身份地位不低,甚至有可能真是鲲族的王,可毕竟太年轻了,实力也只有鬼中,如果是鬼巅之力,仗着挪天珠的特性,那抗下天音三震就可以说是有十足把握,但鬼中的话……即便天赋纵横、强行开启了挪天珠,那力量也根本就不足以持续供给到底的。

    鲲古看得很清楚,挪天珠就像是一个贪婪的黑洞,从鲲鳞的身体中吸收走一切它能吸收的东西,可惜了这鲲族的天才子弟,他或许还能坚持三秒?两秒?

    可冷不丁的,就在那鲲纹即将崩溃时,一丝金色的光芒顺着他身上已经淡化的鲲纹线条飞快游走了一遍。

    那是……

    刚刚已经快要被吸干枯竭的灵魂,此时就像是瞬间得到了补充。

    鲲鳞模糊的意识被突然拉了回来,无穷无尽的力量重新从血脉中爆发出来,而不断汲取着他力量的挪天珠也是光芒大盛,即将崩溃的空间重新得到稳定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鲲鳞下意识的一声怒吼,全身蓄积的力量都在这瞬间释放,‘水盾’猛然扩大了数倍有余,这次就已不再是被动的被冲击了,而是主动吸收。

    只顷刻间,那头顶上方的音波鬼兵被收了个干净,复归夜空的漆黑,挪天珠也终于耗尽了鲲鳞重新爆发出来的最后一丝力气,化为蓝色水晶球静静的托在鲲鳞手中。

    四周突然寂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赢了?自己度过天音三震的考验了?

    可还没等鲲鳞高兴上两秒,一阵阴风突然在屋子里无风自舞,随即‘啪啪啪啪’……

    只听得一阵啪啪啪的燃烧声,神殿四周的墙上突然燃起了十几盏昏暗的油灯。

    鲸油灯是相对昏暗的,但在这原本黑漆漆的屋子里,这光线已经算得上是相当光亮了。

    “别急着高兴孩子。”苍穹上的声音并没有因为鲲鳞扛过了所有攻击,就对他有任何改变,事实上,考验还未结束,鲲古的声音带着一丝惋惜:“真正的地狱现在才刚开始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只听大殿四周突然响起一阵扑簌簌的灰尘掉落声,四面八方都有,那些或站、或坐、或蹲、或躺的枯骨们,此时竟全都活了过来,足足三四十个之多。

    咔咔咔咔……

    它们的骨头关节处发出那种年久僵化后骤然启动的摩擦声,一团团绿色鬼火般的火焰,在它们空洞洞的眼眶里冒了起来,所有的枯骨不管此前是何种姿态,此时都是统一的调转方向,面朝向处于神殿中央、悠悠醒转中的鲲鳞,绿油油的鬼火眼睛齐齐盯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鬼巅,全都是鬼巅!而且不同于刚才音波鬼兵那种虚无缥缈的鬼巅,这里每一具枯骨的气息都是无比真实的。

    音波,竟然还能从地狱召唤来灵魂?这、这是种怎么样的攻击?自己还是要死,真是、混蛋啊!

    鲲鳞都忍不住想要爆两句粗口,他有想过鲲冢之地的考验必然重重艰难,但也真没想到过会如此的难,那种你不断努力创造了奇迹,却又一次次被更高层次的降维打击,将你的努力衬托得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考验?用几十个没有痛觉、也不怕死的鬼巅,对付一个鬼中的闯关者?这简直就是谋杀!

    难怪这鲲冢之地被誉为鲲族坟场,自己那些鲲族前辈们进来一个死一个,光是这天音三震,近十年来的鲲族恐怕根本就没有人能闯的过去!如果……

    念头还没有转完,鲲鳞却已经突然怔住。

    只见四周那些绿光闪动的眼睛,那些刚刚爬起身的枯骨,此时竟然齐齐停止了动作,就像是画面突然定格了下来。

    它们那光滑的额头上,此时都出现了一个‘卍’形的金色印记,那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鲲鳞瞪大眼睛,却见此时王峰就像鬼魅一样出现,将一巴掌拍在了最后一尊枯骨的额头上,定住它的同时,一颗轰天雷也及时扔进了它嘴里。

    所有的枯骨这时候都被定住了,冒着绿火的‘眼珠’宛若定型,老王则是一个大横向,在空中留下两道残影,落地时打了个响指,还不忘喊上鲲鳞一声:“躲远点,捂耳朵。”

    老王这下总算是明白这大殿上为什么会有一些枯骨是碎的了。

    轰轰轰轰~~

    轰天雷和惊天雷炸响,整个竞技场乃至周边整片大地都剧烈的摇晃起来,而所有被‘卍’形印记给定住的枯骨,还没来得及反应,脑袋就都已经直接被砸了个稀巴烂。

    满屋子尘嚣飞扬、满屋子碎骨乱溅。

    剧烈的轰鸣声足足持续了两三分钟才缓缓停下来,等那四周的烟雾散去时,屋子里的阴森之气已经被彻底吹散,只剩下鲲鳞昂首而立!

    音波鬼兵,本身既是一种攻击,同时也是一种操控傀儡的‘式魂’。

    这种考验的玩法,老王是心知肚明,就比测试者高出一个级别,死死的压住,而最后一手真要施展出来,鲲鳞必死无疑,但是这里有个破绽,鲲古毕竟已经死了,这是灵魂残留,施展出这种招式一方面是依托于鲲冢,一方面是靠着闯入者的尸体,做傀儡。

    王峰可没闲着,他一直在等这个机会,虫神噬心咒在瞬间控制住了所有式魂的动作,鲲古式魂给人的感觉是鬼巅,但毕竟只是附身枯骨,没有依托,自然也就没法和王峰的噬心咒抗衡;再加上鬼影迷踪的步伐,加上‘简简单单’但却绝对有效的轰天雷。

    哗啦啦啦……

    被炸碎开的枯骨哗啦啦的跌散了一地,伴随着屋子里的尘嚣,苍穹顶上那汇聚的音波终于彻底消散,四周的威胁骤然消失,而已经彻底乏力的鲲鳞,此时两腿颤巍巍,看那样子想要站稳都已经很勉强了。

    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忍不住朝王峰的方向多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王峰只是个鬼初,这从他身上的魂力波动以及威压就能感受得出来,可竟然能在一瞬间就秒掉了所有的鬼巅傀儡,不管他刚才到底有没有投机取巧,但这份儿手段已经是让人有些难以想象了。

    “帮手?人类?”苍穹顶上鲲古的声音瞬间变化,再也不复之前的温和语气,而是变得森寒冰冷:“吾最厌恶的就是人类……”

    老王没使用魂力之前,即便作为人类存在着,那在鲲古的眼里也不过只是个鲲族的跟班、奴役而已,可竟然敢动用魂力,甚至敢与他抗衡……

    鲲古的话说到这里突然顿住,随即四周的空间都为之一凝,刚刚才平息下来的氛围,此时竟仿佛有一股阴冷的杀意突然从九幽寒地之处袭来,一双恐怖的硕大眼珠穿透时空,死死的盯着王峰!

    神殿里本就已经足够清冷了,可此时竟瞬间再下降了八度,这是那种透自心底的凉意,瞬间冻结你的意识,连鲲鳞这样的海族都禁不住打了个寒颤,若是意志稍微差些的,此时此刻恐怕会被生生吓死。

    “区区人类,奴役之辈,下贱生物,我鲲族的盘中肉食,却敢掘我坟墓、炼我残躯、拘我散魂,还觊觎我鲲族神器、窃取我鲲鲸山河,如此仇怨,竟还敢来我鲲冢之地放肆,真是欺我鲲族无人!”那仿佛亘古而来的声音渐渐变得尖锐高昂起来,空中那饱含杀意的眼神,也从王峰的身上转移到了鲲鳞的身上:“而你,身为鲲族后辈,经历我给予你降格后的考验,竟还需要一个卑贱人类的帮助,如此窝囊废物,还敢妄称鲲族之王,我鲲族要你如此废物何用!”

    鲲冢其实早在鲲族没落之前就是一直存在着的,作为起步就是龙级的历练之地,这里还真没有针对鬼巅的历练,是王猛封印了鲲族后,鲲族再难出现一个龙级,鲲古才将考验的水准一降再降。

    当然,王猛为了封印鲲族,强闯鲲冢,重新炼制禁地,现在的鲲古也早已不再是曾经镇守此间的那个和善长者,对强闯此间、且将他当作物品一样来炼制的王猛的愤恨、长久以来对鲲族闯关者越来越弱的不满,所有的愤怒在这数百年间不断的冲击着他的意志,没有王峰刚才刺激那一下还好,可此时此刻被王峰挑起对人类的愤恨,早已埋藏在心底的邪念从鲲古的意志中狂涌了出来,瞬间就占据了他所有的意志。

    空中此时杀气沸腾,两人甚至感觉都已经能听到鲲古那沉重而急促的呼吸声!

    “祖师爷!”鲲鳞能感受到来自这老祖宗的怒火,这可不像是几句发泄话的样子,那汹涌澎湃的杀气,几乎已经快要将鲲鳞淹没:“鲲族已到生死存亡关头,王峰……”

    “姓王?”空中的杀气猛然一凝。

    老王早已提高警觉,全身魂力运转,三颗天魂珠之力最大开启:“鲲鳞,此老已入魔,不必多言,小心他的攻击!”

    “姓王、姓王、姓王……”鲲古的声音已经陷入了一种魔障之中,再也听不进去鲲鳞的半句话,空中的杀气也已经汇聚到了顶峰,‘姓王’这一点显然已经勾动了他最大的杀意。

    就是那个姓王的人类,冲进鲲冢圣地,肆意炼化、肆意乱闯,将这鲲族的圣地、将他这镇守此间的守护者玩弄于股掌之间!

    这一刻,所有的恨意侵脑,烧掉了鲲古最后一丝的理智,魔化的力量也冲破了王峰设置在此间的一些封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气囊爆炸,空中仿佛有什么东西突然被释放开,遥远的空中伴随着某种亮光微微一闪。

    紧跟着,那亮光变大,化为一道光芒朝着神殿中老王站立的位置笔直飞射而来。

    光若迅雷、冲若流星,疯狂的速度摩擦空气产生出大量的火光,煌煌天威带着一种恐怖的气压,那冲力仿佛要将这整座神殿、整座山头都给轰飞抹平。

    龙巅,这是恐怖的龙巅威压,宛若天怒神怨的自然之威,然而这种威势却被若有若无的锁链阻挡,根本发挥不出真实的杀伤,否则,王峰和鲲鳞早就粉身碎骨,而这也让鲲古更加的疯狂。

    “废物该死,人类该虐!吾先杀你这废物子孙,再将你这人类剥皮抽筋、拘你恶魂,让你尝尽我鲲族九幽狱海之苦!”

    恐怖的声浪,光是那吼声都已经足以震人心魄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杀杀杀!

    此时鲲鳞只感觉心脏噗通狂跳,全身僵硬得几乎挪不动腿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而此时,空中那坠落的流星已然轰落到地,只见一阵耀眼无比的光华在大殿中闪耀起来,刺眼得让鲲鳞根本就睁不开眼,巨大的冲地力震得整座大殿都在摇晃,一只大手抓住鲲鳞的后领,将他扯着飞开,恐怖的冲力从正前方传来,巨大的气浪将鲲鳞和抓着他的王峰一起往后掀飞,起码冲飞出上百米,重重的撞击在那神殿后方的墙上。

    两人的肉身都已算十分强横了,且都已经下意识的开出了防护盾又或是鲲鳞天甲,可在这重重的撞击下仍旧是感觉背脊处一阵剧疼,可那神殿的墙壁竟然丝毫无损,也不知是用什么样的材质制成。

    现在可不是研究墙壁的时候,鲲鳞睁开眼来,只见此时的神殿大厅已然变得一片光幕耀眼,一种深沉厚重的杀气宛若沉底的气雾弥漫整座大厅,带着一种血色、一种疯狂、一种屠戮苍生万物、焚尽世间一切的毁灭,那是鲲古的意识、是鲲古的残魂!

    紧跟着,满地骨骸传来哗啦啦的滚动声,朝大厅中汇聚过去。

    那是所有死在这大厅中鲲族闯关者骨骸,此时却堆砌在了一处,巨大的脚、腿……枯骨连接、延伸而上,仿佛要组成一尊魁梧的巨人!

    “别愣着!干掉他才是对他最好的超脱!”老王一声爆喝,早已进入战斗状态,抬手便是一招‘天灾火陨’。

    天魂珠是日日夜夜不停止运转的,相比起在天顶圣堂对付天折一封时,此时的老王魂力更有精进,此时全力出手之下,毁天灭地的落陨比之上次还要更大了一号,上百米方圆的巨陨,宛若一座小山般,带着摩擦起火的熊熊烈焰从天外袭来,破风声呼啸,强悍的风压仿佛将其攻击半径范围内的重力都生生拔高了上十倍,巨陨身后更是留下长长的尾焰,宛若彗星撞地球!

    鲲鳞都被这恐怖的威力吓了一跳,从震撼中被惊醒,难怪都说人类的巫师强横,仅仅鬼初而已,可如此破坏力,就算是他这鬼中的鲲族也要自叹不如,更可怕的是王峰说打就打,完全没有正常人类巫师在释放大型巫术时的出手缓慢,几乎是抬手就有!如此速度、如此威力,哪个鬼初是他对手?就算鬼中也很难抵。

    可此时下方鲲古的左手骨已经成型,那是一条足足三四米长的巨大手臂,层层叠叠的骨节被通红的血色之力连接着,猛然抬手间,地上那蒸腾沉淀的气浪汇聚成束、倒卷起来,也是一样的不用念动巫咒,直接就形成一股巨大的龙卷风,呼啸着冲向那下落的陨石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两者碰触相撞,巨大的撞击声和卷开的气浪在神殿上空炸开。

    不愧是超级火陨,恐怖的体积加上那超级冲势,下坠力惊人,和龙卷气浪交触的瞬间,几乎是毫无阻碍的,顶着那龙卷就将之强行压了下去十数米。

    可那龙卷后劲十足,源源不断的气浪顶上,只短短两三秒秒,天灾火陨的下坠之势就已开始减缓,此时龙卷气流与巨陨接触的摩擦面上火花四溅,连迸射开的气流都是带着炙烈的高温,乃至将周围的空气都摩擦得燃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十数秒后,陨坠之力已被那龙卷气流完全抵消,在房顶上空十几米外将那巨石稳稳托住,紧跟着……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龙卷气浪在顷刻间逆转爆发,将那小山般的陨石从屋顶上空直接掀飞开,头顶复见夜空,巨石已不知滚落去了何处。

    巫术虽然是一种释放性的力量,但就和你挥拳一样,挥出去的拳头若是被人家握住了、退回来了,那光反噬之力也是够你跌一跤的。

    此时操控着天灾火陨的老王全身顿时微微一震,虽未受伤,但也往后‘噔噔噔’的倒踩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这个灵魂被某种力量束缚着,空有威势,其实也就是鬼巅的力量,刚才那漩涡龙卷,感觉就并没有超脱出鬼巅的力量范畴,魂力还在增强,但有机会!

    瞬间的爆发或许并不会比鬼巅强出多少,但充沛无比的魂力,其持续力量却足以颠覆你对鬼巅的认知!

    老王一向都是仗着三颗天魂珠的持续力量,先顶住越阶挑战者的第一波攻势,然后靠着源源不断的后劲儿去干掉对方,可此时的鲲古,瞬间的爆发比你强、持续的输出更不在老王之下,谈何抵挡?加上龙级对巫术的理解,这一招使用出来时绝对的行云流水,甚至感觉它压根儿都还没有认真,老王已经是不敌。

    这是全方位的碾压!

    老王心中猛的一沉,而还没等他缓过劲儿来,旁边的鲲鳞已是幻化出真身,手中不知何时已出现了一杆长枪。

    枪长三米,金黄色的枪杆是用海中最坚韧的波塞金所铸,橙黄闪耀、光泽亮丽,上面几个简约的古海文符号,尽显其尊贵非凡之象,而那枪头则是通体白玉一般,不同于人类的菱形枪尖,而是略带一点弯勾的弧度,倒更像是一枚锋利的牙齿……事实上,这还真就是鲲族的牙齿,而且是曾与王猛一战,被誉为历史最强鲲王之一的——鲲天大帝的利齿!

    神兵谱上排名第六,海族的传说——镇海天牙!

    天牙一出,神威浩荡,连还没完成凝聚的鲲古都忍不住为之侧目。

    向族人动手,而且还是向他鲲鳞曾经最敬重的一位老祖宗动手。

    鲲鳞内心的煎熬可想而知,可即便王峰刚才不提醒,他也能感觉得出来,鲲古的气息已经彻底变得疯狂了,宛若一种狂魔状态,自己不出手,那死的就将是王峰和他。

    这已经妇人之仁的时候了,别的不说,整个鲸族还等着他去平叛,鲲族的血脉还等着他去传承,他又怎能死在这里!

    鲲鳞杀红了眼,毕竟刚刚才经历过了鲲天之路的心境考验,对自我心态的控制已有一定水准,大义在前,内心的那点愧疚直接就被他强行压了下去,眸子里也已经没了对鲲古的畏惧,取而代之的,是一种已经豁出去了的、强烈的求生欲。

    鲲古的肉身汇聚十数位鬼巅之力,和他拼力量显然毫无胜算,唯有近身肉搏!体型大,那就一定不灵活,只要被天牙刺中……

    杀!

    此时的鲲鳞宛若人枪合一,仅仅鬼中的实力,却直接爆发出了鬼巅的力量,一枪刺出,连空间都仿佛被拉扯得隐隐变形扭曲,整个人与那镇海天牙化为一体,宛若形成了一道光,直射向鲲古正在凝聚的肉身眉心。

    可与此同时,鲲古肉身的凝聚也已接近尾声。

    只见那是一尊足有七八米高的巨大骨骸,身体结构虽是东拼西凑,看起来有些不太规整严谨,显得有点古怪,但该有的全有,且被那血色之力连接得相当紧密。

    他手中此时正握着一柄巨大的骨剑,足足有五六米长,都快赶得上它的身高了,剑身上密密麻麻的骨刺遍布,泛着仿佛毒素般的绿色气体,别说被这剑刺中,就算擦着一点恐怕都是非死即伤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空中气浪一荡,巨大的骨剑顶住了天牙,锋利无匹的天牙无愧最强海王枪的称号,直接就捅穿了骨剑表面的防御,可随即却是巨大的阻力,骨剑被捅穿的位置处长出无数密密麻麻的小骨节,居然将天牙已经捅穿进去一半的枪杆牢牢卡住。

    鲲鳞脸色微变,全身魂力都汇聚于一处,双手握枪一个螺旋翻滚,巨大的螺旋力将那些卡住枪杆的小骨节强行搅碎,天牙趁机抽出,可就这耽误一下的功夫,鲲鳞的攻势却已经被彻底瓦解,而正前方的鲲古肉身,此时突然红光一闪……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那是无数鲲骨上的鲲纹,在被鲲古看似‘随随便便’的拼凑起来后,竟然形成了一副完整的鲲纹图案,甚至比鲲鳞身上的鲲纹还要更加完整、复杂!

    而当此时完整的鲲纹拼凑完成,仿佛就像是完成了一件旷世精美的作品、完成了一个生命的创造,在那森森白骨上,彻底连接起来的鲲纹红光闪耀,疯狂的气息宛若造物主,肉身的血管、内脏、肌肉仟维等等,竟然在那白骨上疯狂的凭空生长了出来,只短短数秒间,一尊‘复活’的鲲古大帝已矗立在神殿中央!而他手中那柄本已经被天牙刺穿了的骨剑,此时那破裂处也已经完全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“须弥肉身!”老王的瞳孔一凝,这和虚神兵的手段有点类似,不过比虚神兵要高级……虚神兵不过只是凝聚死物般的武器而已,可须弥肉身,却是能凝聚出活生生的血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