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错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姑娘她戏多嘴甜 > 第656章 如鲠在喉
    “外孙儿?”桂老夫人微微讶异地挑了挑眉,“哪个?”

    武昌伯老夫人“哎呦”了一声:“柳家那个,虽是隔了房,却也是我外孙儿,都是自家人,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,”桂老夫人附和地点了点头,“隔了房又不是出了五服,便是不在五服内,人家相求,能帮忙的难道还会推拒吗?都说人丁兴旺,一家齐心,是吧?”

    “是,就是这样嘛,”武昌伯老夫人打起精神来,道,“你家与都察院熟些,能不能打听打听,这案子三司是想办到哪一步?

    不会出人命吧?要丢了官帽,还是左迁?要是愿意掏银子,还能不能定轻些?

    老太婆可愁死了,真要出人命,祸及子孙吗?”

    桂老夫人面露难色。

    武昌伯老夫人看到了,难安地抿了一口茶,问道:“怎的,这事儿难了?”

    “问一嘴倒是不难,”桂老夫人道,“可若想左右一番结果,不好办的,三司衙门里头多少人呐,又不是一两个说话就能平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懂,”武昌伯老夫人道,“就去问一嘴。”

    桂老夫人打量了她两眼。

    武昌伯老夫人被看得浑身不自在,忙问:“还有什么不合适的?”

    “我们闺中就认得,当年姐妹活到今天还能见着面的,也就这个几个人了,”桂老夫人顿了顿,道,“我说几句,你别不爱听。”

    “你只管说。”

    桂老夫人往武昌伯老夫人这一侧倾了倾身子:“柳公子是跟着四殿下吧?只是问一嘴而已,又不是要怎么样,四殿下出面岂不是还容易些?怎么到了现在,还要你贴了老脸来这儿求我?”

    武昌伯老夫人一愣。

    是啊,只是问一声而已,又不是要立刻捞人出来,四殿下怎么不去问呢?

    桂老夫人又道:“我猜,四殿下不出面,可能这事儿很难了。”

    武昌伯老夫人心里咯噔一声。

    “三司那里,不是确凿的事儿,不会直接扣人,”桂老夫人接着道,“你别看柳总督没有进大牢,柳公子还在外面奔走,可你想想沈家,当时不也是先围着,还让沈鸣去殿试嘛,等证据确凿、收尾时候,全拉进去了,一个不剩。

    我们这些老太婆居于后院,朝堂事情不够敏锐,但四殿下整日上朝、下朝,他知道的、想的,肯定比我们多。

    他都没管柳总督,是吧……”

    武昌伯老夫人在心里下意识地应了声“是呢”。

    失去沈家之后,柳仁沣对四殿下更为重要了,那么粗的臂膀,四殿下都没出声,可见这里头水很深。

    “真没一点办法?”武昌伯老夫人惆怅,“自家姻亲,我怎么眼睁睁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上回怎么说我的,你还记得吗?”桂老夫人打断了武昌伯老夫人的话,“你说,当时我家大郎出事,你们没帮忙,不是不想帮,而是帮不了,平西侯府被盖了那么多证据,我家大郎一定要跟着夏太傅争取,你想保都保不了。

    现在也是一样啊!

    三司敢直接拿人,肯定是捏住了大量的证据,现在放出来的恐怕都不是全部。

    你想保他,是想一个弄不好,把你们武昌伯府都赔进去啊?”

    武昌伯老夫人脸上青一阵白一阵。

    “我理解你,”桂老夫人按住了武昌伯老夫人的手,关切极了,“人各有志,我家大郎当初为了信念舍身,老婆子舍不得,但他没有错,老婆子不怪他,还以他为荣。

    可他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啊,我培养他、教训他,我眼睁睁看他去死,我心如刀割,可我不敢倾尽全力救他。

    如你所说,救不回来,老婆子能做的,就是想法子、尽全力救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能救一个是一个,定安侯府还得往前走,二郎、三郎以及他们的家眷,老婆子也得护。

    人这一辈子,有舍有得,不得不舍。

    你再心疼再不舍,你想想武昌伯府啊。”

    武昌伯老夫人的胸口一起一伏,被桂老夫人的情绪带着走了。

    武昌伯府,好大一家子呢。

    不能只考虑柳家,不考虑他们自己啊。

    桂老夫人叹道:“我这几年拼命,为的都是自家嫡亲的孙子孙女,你与柳家公子,到底隔了一层了。你得想好,这万一弄不好,自己折里头,上上下下全倒霉,那你蹬腿的时候,就得找老婆子借儿子孙子给你抬棺材、捧牌位了。”

    武昌伯老夫人如鲠在喉。

    当日她和桂老夫人话赶话的骂架,宣泄情绪,也是把旧事吵开,话是难听,意思倒也清楚。

    现如今,那些话反过头来,落在她脑袋上……

    武昌伯老夫人体会越发深了。

    “你家与柳家,说是姻亲,往来深吗?”桂老夫人又问。

    武昌伯老夫人嘴角一沉。

    深什么呀。

    上次她向柳宗全打听沈家案子的事儿,柳宗全都在打马虎眼,一句老实话都没有,最后,她还是从桂老夫人这里得了两句真话呢。

    别家姑爷、亲家,有力出力,劲儿十足,他们武昌伯府的柳家姑爷,没在父亲柳仁沣跟前替亲家争取,也没让儿子柳宗全多念着些外祖家的好……

    哎呀,不能想,这些糟心事儿一想起来,就满眼不顺了。

    桂老夫人看她脸色就知道意思了,趁热打铁道:“往来都不深,你图什么呀?平日没想到你们,出事了就求你。

    哎呦,你这张老脸你,你都不愿意来胡同里吃个酒,不想被我比下去,今儿却是为了他们,你来低头了,真是……

    真是说得我都心疼了!”

    桂老夫人拿起一块绿豆糕塞到武昌伯老夫人手里:“我还是那句话,该下船时就下船,这回都不在船上,船破了个窟窿你反倒是急着要爬上去,真落水了,老婆子不捞你。

    活到这把年纪不容易,你学学我,该吃吃、该睡睡,多活几年吧!”

    武昌伯老夫人的脸烫得厉害。

    拿着这么一块绿豆糕,吃也不是,不吃也不是。